財團法人台北市失親兒福利基金會

立案核準文號:北市社六字第09636723100號

TEL:(02) 2747-7555〡FAX:(02) 2748-8111︱10585 台北市松山區寶清街18-3號

失親兒通報專線:0800-257-882

2020-03-18

文/花蓮 ∙ 玉樺

      開車行進在花蓮的市區與郊區,由北往南所花的路程與時間,對等的時間內,在外縣市已可橫跨其它縣市。在車程上聽著廣播介紹戲劇主打歌-魯冰花,歌詞與戲劇片幕縈繞在腦海中『天上的星星不說話,地上的娃娃想媽媽,天上的眼睛眨阿眨,媽媽的心阿魯冰花……夜夜想起媽媽的話 ,閃閃的淚光…魯冰花』讓我想起擁有一雙大眼睛、始終揚起嘴角,面帶笑容歡迎社工探望的孩子—小夏。

      小夏今年9歲,是一位可愛的阿美族女孩。母親在她年幼時過世,交由祖父、祖母扶養,父親長期在外縣市打零工謀生,與小夏聚少離多;祖父、祖母年紀老邁,因此耕種田地,僅能量力而為,家中三餐大多是靠祖父、祖母自己耕種蔬菜食用,以減少家中開銷,而父親打零工所得,只能應付在外生活的費用,因此家中經濟不足的部份,需依靠社會福利補助紓解家中經濟。

      回憶與小夏初次見面,小夏不怕生、主動與社工親近、交談並且有禮貌的問候,讓我眼睛為之ㄧ亮,沒想到她小小年紀竟如此懂事與早熟。翻閱過往的紀錄,使我進一步了解小夏學習與人際互動上的情形,透過學校導師才知道小夏對同學宣稱「媽媽在美國上班」,而有時也會「錯喊導師為媽媽」,並且在夜晚思念媽媽時不由自主的落下淚來。翻閱完紀錄,開始仔細思考、推測小夏會說出這樣的話語,可能是因為「不願承認媽媽不在身邊、過世的事實」,而因為「過度思念母親」期待有如同年齡般的孩子「有母親的呵護與關愛」因此錯喊老師為媽媽,不願承認失去親人的失落、悲傷的情緒,轉而用言語掩飾、自我安慰的話語。

      再次前往小夏家,她在窗戶外看見基金會車子,笑容滿面的跑出門外迎接,並開心的表示「知道社工要來很開心!」談話的過程中小夏興奮的、不斷的告訴我們,「爸爸要回來了!他要回家陪我了!」並且拉著我介紹家中的環境。小夏是獨生女,因此在家中沒有可一起玩的同伴,時常感到孤單,因此鄰居小弟弟便是小夏生活中偶爾出現的玩伴。與小夏環繞家裡的環境時,看見螞蟻搬運著死掉的金龜子,小夏說:「金龜子死掉了,是不是和媽媽一樣不會回來了?」小夏黯然的神情,頓時讓人覺得心疼。社工用簡單的言語與小夏分享失去祖母時的心情與歷程;我引領著小夏,一起面對媽媽死亡的心情與情緒,也讓小夏了解媽媽的離開,並不代表媽媽不愛她,引導著小夏將與媽媽的回憶放在心裡,想念媽媽時也可以藉由圖畫、祈禱祝福媽媽。小夏沉默了一會兒,才說:「所以媽媽在天上,也在我的心裡」。訪視結束後,小夏總會站在門口,看著車子走遠並期待社工下次的探望。

      每當我以電話約訪時,若小夏在家中,第一個接聽電話的總是小夏,當得知是社工時,便會開心的說:「姐姐要來看我!」車子快到小夏家門口時,她已在門口前空地一邊抬頭探望、一邊與家中小狗「庫瑪」、「101」嘻鬧著。小夏會主動分享自己近日的生活,並且和我分享每星期一至星期五在學校都會上課輔直到晚上7點半,班上共有11名同學,而她排名第4,對於自己的學習還不夠滿意,希望再努力一點,小夏很開心爸爸能回家陪伴她,也體諒爸爸做勞力工作很辛苦,因此希望努力學習,能夠快點賺錢,孝順祖父、祖母與爸爸。小夏在家會尾隨著祖母身後,練習學著做家事,每當學會一項家事時,便會開心得與社工分享,也會協助祖母掃地、拖地、煮飯、照顧家中顧門的狗狗「庫瑪」、「101」。最近,小夏爸爸因為工作時不慎從二樓墜下一樓,造成腰部受傷,需要在家中休養一個月,不定期前往醫院做復健,所以小夏的心願是希望爸爸能夠早日康復…。

      我相信每個生命的到來,都有他存在的價值與意義;社工的工作可看見不同面貌的家庭。社工與家庭一起工作,不只侷限在於我們能夠給予陪伴及協助,每個願意接受服務的家庭,從他們的身上也能夠帶給我們對於人生不同的思考層面,彼此相互激勵與成長。小夏在小小年紀就面對失去母親的傷痛,展現出生命的韌性與堅強,可以在當中看見一個小生命茁壯成長,雖然沒有大樹的保護與蔭庇,仍堅強的在適應這個環境,探索世界一步步慢慢的學習。每前進一小步,對於孩子而言其實是一大步,有著平凡的感動與幸福。

      在小夏能夠安穩成長的背後,不單單只是有著社工與家人的陪伴與引導;重要的是還有一群默默守候的善心人士,社會大眾與愛心企業無私的付出與關懷,讓小夏能夠感受到人與人溫暖的互動,希望她能夠帶著這份社會大眾的關愛,繼續勇敢地往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