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伴照顧者,成為失親家庭的支柱

2 L

失親兒基金會執行長(左一)認為,陪伴失親家庭走過生命中一段段傷心又辛苦的日子,是一件相當重要的工作。


文/馮玉玲執行長

什麼是喪親之痛?不論是幼年失親、中年喪偶、老年喪子,應該都是人生中最為悲痛的際遇。

一月底,有機會去訪視了幾個失親的家庭。來到一個喪父的案家,孩子和爺爺奶奶同住。兒子過世後,媳婦也離開了,奶奶照顧孫子,甚是辛苦。但是奶奶較多的抱怨與不滿卻是針對著爺爺,說爺爺整天抽菸,甚麼也不做,都不幫任何忙,就是發呆著。我坐到爺爺的身邊,發現他其實眼中有些淚水,就說,「爺爺,很辛苦嗎?」沒想到爺爺竟然開始哭,越哭越傷心。奶奶嚇到了,說兒子走後都沒見他哭過啊!我輕輕拍著爺爺的背,突然覺得好能理解爺爺的心痛,雖然他說不出什麼話,只支吾出了一句:「為什麼要走啊?怎麼捨得走啊?」我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,但是我們的陪伴與支持,爺爺感受到了。

陪伴失親的孩子這麼多年,見到、談到的大都是看似堅強的媽媽、阿嬤、或是不說話的爸爸、阿公。因為需要顧到的是孩子們的權益與需要,服務的重點也都是在失親孩子們的身上,這些喪偶、喪子的”大人”,大都是堅強地吞下了所有的痛苦。但其實他們也是我們真實工作的對象,只有這些照顧者堅強了,孩子才能健康的成長。

一個國小畢業的媽媽,兩年前先生生病走了,自己很辛苦地帶著兩個孩子,兼做兩份工作。我們帶了禮物去看他們,問她說都還好嗎?她用她粗糙的雙手,堅強的眼神,回覆我說:好,撐得過去。真的可以感受到她吞下去的是辛苦,帶給她的卻是力量,一種可以無悔付出的力量。當然知道兩個孩子能順利的生活成長,是她最大的安慰與力量。

還看到了一家有姊弟三個孩子,爸爸過世之後,媽媽改嫁了,無法繼續照顧他們,需要和重病的奶奶及親戚同住。孩子們好想媽媽,拿出他們畫的媽媽,每一張都好美;也有畫和媽媽在一起的快樂時光。姐姐偷偷和我說她有媽媽的電話,但是不大敢打,因為媽媽很不方便接電話。聽得我心都碎了。留了一份隨身的禮物給姊姊,姊姊感動地抱著我說,我可以叫你馮媽媽嗎? 我說:當然可以啊!心中不禁暗暗祈禱,希望不久之後他們可以和媽媽相聚在一起。我久久忘不了這三個孩子天真甜美的笑容。

訪視過這一回,我要再次謝謝多年來支持失親兒的好朋友們,有你們的支持與鼓勵,讓我們能夠幫助這些家庭,不論是孩子、還是家長,陪伴他們走過生命中一段段傷心又辛苦的日子,是非常值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