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的歸屬

img_8654


文/ 林海恩 失親兒基金會心輔部心理諮商師 

很多小孩子期待自己能夠快快長大,有好多夢想與想做的事迫不急待地想要完成,然而在基金會服務的孩子中,因著父母的過世,被迫提早面對「長大」這件事!且這樣的過程往往讓孩子措手不及、難以應付,生活有如此的巨變,周遭沒有人可以提供適時的支持與關心時,很容易造成孩子在情緒與生活功能上的失衡。

馨兒,原本她就像其他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一樣,對於自己的未來充滿著憧憬,但爸爸突然工作意外身亡,整個家庭陷入愁雲慘霧,也讓馨兒被迫面對生活中各樣的現實與痛苦,心中埋下對於不幸經歷的怨恨與苦毒。漸漸地,她在校的人際關係開始出現問題,在家中與媽媽及手足的關係也日漸惡化。在一次的社工訪視中,馨兒向社工表達她想要有人與她談談心裡的話,因此經由社工轉介到諮商中心來尋求諮商的服務。

第一次見到馨兒是在她高一下學期時,她的臉上並無純真開朗的笑容,反而在眼神中透露著深深的悲傷。在諮商初期,馨兒並不是一個多話的孩子,不過藉由藝術表達的過程,馨兒向我揭露了她的內在世界,用繪畫的方式表達自己與母親破裂的關係,也用陰沈的顏色來象徵著她內心的絕望感受。漸漸的,馨兒對我建立了信任感,同時因著藝術表達所獲得的療癒讓她心裡有力量可以更進一步用「說」的方式來處理心中的傷痛。

馨兒的媽媽本身也因著爸爸過世後在工作與經濟的壓力倍增,時常將怒氣對孩子們發洩,情緒狀態較不穩定,不斷與馨兒正面衝突,媽媽在盛怒之下說了一些讓馨兒心裡非常受傷的話,讓她開始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,並陷入隨時會被拋棄的不安全感裡,對自己的家沒有了歸屬感。

心裡的傷,連帶的影響到她在學校的人際關係。因著害怕自己被拋棄,馨兒會找自己的好友、班上同學吵架,讓自己成為先拋棄對方的人;或是從好友與異性朋友的身上來尋求關係穩定的安全感。但是因著對方無法滿足她的期待與需要,反而讓馨兒的心情又會陷入另一個谷底。

在我們的諮商關係中,馨兒也是用一些方式在測試我是否會離開?或突然停止我們的會談?但經歷到一次又一次的堅持與關係上的拉扯後,馨兒經歷到被接納與不被拋棄的人際關係歷程;這樣的經歷也讓她在處理自己的人際關係時,有明顯的進步與改善,並知道與人相處時去設立適當的情緒界線。

在諮商談話中,馨兒處理了心中被媽媽話語傷害的痛處,整理了對於爸爸突然過世後的衝擊感受,同時也在諮商中與爸爸道別。與媽媽的親子關係開始有改變,雖然雙方還是會吵架,但媽媽因上了親職教育團體課程,情緒控制能力已有改善,也會盡量用不同的方式與孩子們溝通,馨兒因此也能與媽媽坦然相處,享受媽媽對她表達愛的方式。

在一個會談段落的結束,與馨兒整理過去一年的生活狀態時,她用「傻」來形容自己,為了很多不知所以的事情,讓自己的情緒處在波動的狀態,也破壞了自己與家人、好友的關係,甚至覺得沒有一個地方是適合她的存在,不過當自己願意真實的面對心裡的感受與聲音時,療癒的經歷讓馨兒感受到心中是有力量驅使著她,往有陽光的地方走著,也開始明白有愛的地方就是她心的歸屬,就是她的家。

註:為尊重與保護個案隱私權,本故事內容有做改寫。

img_86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