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火車亭裡的工讀生

cof

文 / 楊世宏 (失親兒基金會桃園社工員)

一見如故,是我們看到小婷的第一印象。在去年底的一個夜晚,我們第一次拜訪她家,當門打開,小婷如陽光般的笑容已向我們迎來。聊沒幾句,我們跟小婷說:妳看起來真眼熟,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很久一樣!小婷的笑容更加燦爛了,也不禁讓我們一起笑了出來。於是,當我們想寫一篇關於孩子的故事時,我們不自覺地想到這位女孩;也許在我們潛意識裡,還是能一直感受到她喜悅的溫度,以至於讓我們想再多認識她一點,並且尋找她總是笑容滿面的秘訣。

週六下午五點半,與小婷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小時,她才剛從遊樂園離開不久。不過她可不是放假玩樂去了。每一個週末,就讀高中表演藝術科的她,為了賺取自己的生活費、學費、校車費…等等,從國一開始就“培養”打工的習慣。從餐廳外場服務生、油漆工,到現在在遊樂園的小火車亭工讀生;甚至有好多次,她還與父親去山上的土雞城幫忙殺雞。辛苦了一天之後,當小婷看到我們時,立刻跑過來向我們頻頻致歉,因為今天遊樂園生意特別好,所以耽擱了不少時間。別擔心!小婷,妳今天辛苦了,所以我們帶妳去外面用餐,妳就不用自己煮晚餐了。小婷又開心地傻傻笑了起來。

十年多以前,小婷母親突然地離去,只剩下她與父親相依為命。因父親工作的緣故,她常常一人夜晚獨自在家。她說道,有一次,為了增加收入,家中的房間租給外勞的仲介所當中繼站,結果狹小的租屋處突然多了十幾名越南籍移工,嚇的她整晚把自己關在房間裡。

說著說著,我們的餐點都來了。小婷十分雀躍地說,她很少在外面吃義大利麵。為了促進食慾,我們來換個輕鬆的話題,請小婷聊聊她可愛的父親,結果小婷的表情反而沉重了起來。小婷的父親非常辛勤地工作,往往身兼數職;白天當油漆師傅,晚上不定期再去當清潔工,照理來說,收入應該足夠一家兩人生活所需。但是小婷說道:「爸爸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,就是偶爾會去賭博,讓我非常地擔心。所以如果回到家時,發現爸爸還沒到家,我就會打給他,問他在哪裡。」

不過,除了這點之外,在小婷的成長過程中,父親其實一直扮演著支持的角色。畢竟在母親突然地離去,與親族關係的疏遠,甚至看輕、誤會她的情況下,父親總是讓小婷知道─她還有一個家。我們問小婷,這十幾年來,當妳經歷過這麼多的挫折,有時孤單、有時憤怒、有時悲傷,到現在妳仍因積欠學校費用而需努力打工的情況下,妳是如何保持臉上笑容的呢?小婷說:「哥哥,可能是我天性樂觀吧!雖然常常有讓我難過、擔心的事情,但是我就一天一天地過,把那些悲傷、憂心留在今天,明天起床後,又是新的一天啦!而且我想用我的行動証明,即使遭遇這些事,我還是可以活的很不一樣,活的很有色彩!」當下,我們終於明白小婷總是笑容滿面的秘密。只是對於旁觀者的我們來說,這真是太不容易了!看到眼前的這位女孩,讓我們不禁想起聖經中的一句名言:「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。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」。原來這句話,這個人,正活在我們的眼前…

飯後回家的路上,我們一直很想問問小婷最後一個問題:「十年了,基金會已經服務妳十年了,妳覺得基金會給妳最大的幫助是什麼呢?」小婷思索了一會兒說:「避風港,基金會對我來說像是一個避風港,讓我能短暫抽離生活的壓力與困難…。」

謝謝妳,小婷,我們很榮幸能成為這個角色,更開心能陪伴妳這十年,因而看見妳一天一天地、一點一滴地成長。祝福妳明天上班順利;祝福妳天天快樂,生命有越來越多美好的事情;也祝福妳能完成妳的夢想─成為一位能帶給人歡笑的藝人!

晚安,小婷。